17日,有人利用假帳號從布魯塞爾轉帳750歐元(約新台幣2萬7000元)至艾特布拉森(Hasna Aitboulahcen)的戶頭。這對表親在廢棄工廠旁的路上碰面,並連夜趕到位於聖丹尼區的公寓。



18日,兩人分別在與法國警方槍戰及爆炸中身亡。班達烏德在被捕過程中不斷高呼自己「只是幫忙」。關於艾特布拉森究竟是否參與策劃恐攻,抑或她在整起事件中,又是擔任什麼樣的腳色,目前仍眾說紛紜。艾特布拉森的母親僅簡潔要地向《美聯社》表示,「哈斯娜已經死了。這是我僅能表達的了。」

匈牙利當局表示,這2名男子原本也是那些寄望能在歐洲尋得新人生的難民,但後來兩人拒絕取得庇護。9月9日,在其中一次往返的車程中,薩拉赫租來的賓士車在奧地利邊境檢查哨被攔檢,車上同行的另外2人持著比利時證件,最後「安然過關」;據比利時檢方表示,那兩張比利時證件後來被證實是偽造的。

French intelligence source: Paris attack suspect likely fled to Syria https://t.co/a6hs9SrFFH #MiddleEast pic.twitter.com/lQ9D7WY3c4

今年8月,正值歐洲旅遊的旺季,1名持有法國以及比利時護照的年輕男子,從義大利南部搭上郵輪抵達希臘。他與同伴在4天後隨即回到義大利,並前往法國。這一切只是整場策畫的開端,在交錯縱橫的歐洲,薩拉赫利用便捷的開放邊境,成功籌畫11月的巴黎恐攻。

此時,阿巴伍德連絡上艾特布拉森,並向她尋求地方借住;艾特布拉森找了她的藥頭班達烏德(Jawad Bendaoud)幫忙。根據法國司法單位表示,班達烏德是個街頭混混,曾有過失殺人的前科。

11月10日,也就是事發的前兩天,易卜拉欣的一名牌友扎伊德(Zaid),曾與他相處,「他跟平常沒什麼不一樣,就講了些平凡無奇的事。」扎伊德回憶道,「如果當時我知道他的計畫,我一定會通知警方的。」

當天,薩拉赫與另一名嫌犯莫哈梅德.阿布里尼(Mohamed Abrini)開著他們剛租來的黑色法國雷諾(Renault)Clio,駛進一家往巴黎路上的加油站。直到12日凌晨3點,兩人又再度被目擊同乘一輛車,這也是兩人最後一次的現身。11月底,比利時已對逃亡中的兩人發出國際通緝令。

巴黎恐攻案主謀阿巴伍德。(美聯社)



房屋貸款

— NDTV (@ndtv) 2015 12月 4日

一個月後,地點拉到希臘南部。另外兩名男子也拿著敘利亞護照,加入了難民潮的行列,進入歐洲。法國當局表示,當時沒有時間仔細檢查每個人的旅行文件,並相信那些護照可能也是偽造的。幾周後,這兩名男子就是巴黎恐攻中,引爆炸彈、造成無數傷亡的自殺炸彈客,其中一人就是在法國國家體育場引爆炸彈的阿梅德(Ahmed Almuhamed)。

在還原巴黎恐攻的策劃過程時,不僅可以發現主謀的思慮相當深廣,更集合了3組自殺炸彈人馬、槍手。嫌犯們彼此的關係不僅僅是建立在共同語言上,更因為血緣、童時玩伴、狐群狗黨的連結,把這一群人推向歷史的巧合。



— The Jerusalem Post (@Jerusalem_Post) 2015 11月 30日



貸款

r79zn5pj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